久久夜色精品国产_人妻丰满熟妇αⅤ无码区_内射中出日韩无国产剧情_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久

國務院關于財政轉移支付情況的報告——2023年8月28日在第十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上

首頁    行業資訊    國務(wu)院關于財政(zheng)轉移(yi)支付情(qing)況的報告——2023年8月28日(ri)在第十四屆全(quan)國人(ren)民(min)代表大會(hui)(hui)常務(wu)委員(yuan)會(hui)(hui)第五次(ci)會(hui)(hui)議(yi)上

國務院關于財(cai)政轉移(yi)支(zhi)付情況的(de)報(bao)告——2023年8月28日(ri)在第十四(si)屆全國人民代表(biao)大會常務委(wei)員會第五次(ci)會議上

財政(zheng)部(bu)部(bu)長 劉昆

委員長、各位(wei)副委員長、秘(mi)書長、各位(wei)委員:

受國務院委(wei)托,現向全(quan)國人大常委(wei)會報告財政轉(zhuan)移支(zhi)付情況,請予審議(yi)。

 

一(yi)、財政轉移支付基(ji)本情況

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是指上(shang)級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府(fu)對(dui)下(xia)級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府(fu)無償(chang)撥付(fu)(fu)的(de)資金,包括中(zhong)(zhong)央對(dui)地(di)方(fang)的(de)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和地(di)方(fang)上(shang)級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府(fu)對(dui)下(xia)級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府(fu)的(de)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主(zhu)要用(yong)于解決地(di)區(qu)(qu)(qu)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不(bu)平(ping)衡(heng)(heng)問(wen)題,推(tui)進(jin)地(di)區(qu)(qu)(qu)間(jian)基本(ben)公共服務(wu)(wu)均(jun)(jun)等化(hua),是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府(fu)實現調控目(mu)標(biao)的(de)重要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策工具。1994年(nian),我(wo)國實施了(le)(le)分稅制(zhi)(zhi)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體(ti)制(zhi)(zhi)改(gai)革(ge),相應(ying)建立(li)(li)了(le)(le)規(gui)范的(de)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制(zhi)(zhi)度(du)。2014年(nian)修改(gai)的(de)預算法(fa)(fa)規(gui)定,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應(ying)當規(gui)范、公平(ping)、公開,以推(tui)進(jin)地(di)區(qu)(qu)(qu)間(jian)基本(ben)公共服務(wu)(wu)均(jun)(jun)等化(hua)為主(zhu)要目(mu)標(biao)。落(luo)實預算法(fa)(fa)要求(qiu),我(wo)國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體(ti)系(xi)隨(sui)著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策變(bian)化(hua)不(bu)斷拓展和調整(zheng),逐步構(gou)建起“一般性(xi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專項(xia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的(de)框架,其(qi)中(zhong)(zhong),一般性(xi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以均(jun)(jun)衡(heng)(heng)地(di)區(qu)(qu)(qu)間(jian)基本(ben)財(cai)力為目(mu)的(de),由下(xia)級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府(fu)統籌安排使用(yong);專項(xia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按照法(fa)(fa)律、行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法(fa)(fa)規(gui)和國務(wu)(wu)院的(de)規(gui)定設(she)立(li)(li),用(yong)于辦理(li)特定事(shi)項(xiang)。2019年(nian),中(zhong)(zhong)央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整(zheng)合設(she)立(li)(li)共同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事(shi)權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主(zhu)要用(yong)于履行教育、醫療(liao)、養老、就業(ye)等基本(ben)民生領域的(de)中(zhong)(zhong)央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支(zhi)(zhi)(zhi)(zhi)出責(ze)任,為與預算法(fa)(fa)規(gui)定銜接(jie),編制(zhi)(zhi)預算時(shi)暫列入一般性(xi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目(mu)前,總體(ti)上(shang)形成了(le)(le)以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事(shi)權和支(zhi)(zhi)(zhi)(zhi)出責(ze)任劃分為依據,以一般性(xi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為主(zhu)體(ti),共同財(cai)政(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zheng)事(shi)權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和專項(xiang)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有效(xiao)組(zu)合、協調配合、結構(gou)合理(li)的(de)轉移(yi)(yi)支(zhi)(zhi)(zhi)(zhi)付(fu)(fu)體(ti)系(xi)。

近年(nian)來(lai),中央財(cai)(cai)政在(zai)財(cai)(cai)力緊張的情(qing)況(kuang)下,通(tong)過優化支(zhi)(zhi)出結構,加(jia)大對地(di)方(fang)轉移支(zhi)(zhi)付(fu)力度(du)。從(cong)(cong)資金規(gui)模(mo)上看,2023年(nian),中央對地(di)方(fang)轉移支(zhi)(zhi)付(fu)規(gui)模(mo)達到10.06萬億(yi)元(yuan)。從(cong)(cong)支(zhi)(zhi)出結構上看,為增(zeng)強(qiang)地(di)方(fang)財(cai)(cai)政統籌(chou)能力,不斷增(zeng)加(jia)一般性轉移支(zhi)(zhi)付(fu)規(gui)模(mo),提高(gao)一般性轉移支(zhi)(zhi)付(fu)占比。

落實預(yu)(yu)(yu)算法(fa)要求,自(zi)2015年(nian)(nian)起,中(zhong)央(yang)(yang)財政(zheng)單獨編制中(zhong)央(yang)(yang)對地(di)方(fang)轉移支(zhi)付分(fen)地(di)區預(yu)(yu)(yu)算草案(an),反映轉移支(zhi)付預(yu)(yu)(yu)算分(fen)項目、分(fen)地(di)區情(qing)況。為提高地(di)方(fang)預(yu)(yu)(yu)算編制的完整性和(he)準確性,每年(nian)(nian)10月底前(qian)按照本年(nian)(nian)度轉移支(zhi)付預(yu)(yu)(yu)計執行數(shu)(shu)的一定比例將下(xia)一年(nian)(nian)度轉移支(zhi)付預(yu)(yu)(yu)計數(shu)(shu)提前(qian)下(xia)達(da)至地(di)方(fang)。在全(quan)國人(ren)民代表大會批準中(zhong)央(yang)(yang)預(yu)(yu)(yu)算后,采(cai)取因(yin)素(su)法(fa)、項目法(fa)等方(fang)式及時將轉移支(zhi)付分(fen)配下(xia)達(da)地(di)方(fang)。其中(zhong),因(yin)素(su)法(fa)主(zhu)(zhu)要采(cai)用與支(zhi)出相關(guan)的因(yin)素(su)并賦予相應的權重或(huo)標(biao)準,通過公(gong)式計算得出分(fen)配結果(guo);項目法(fa)主(zhu)(zhu)要根據相關(guan)規劃(hua)、競爭性評(ping)審結果(guo)等將資(zi)金分(fen)配到特定項目。

 

二、近年(nian)來轉(zhuan)移(yi)支付(fu)管(guan)理制度改革(ge)情況(kuang)

按(an)照(zhao)黨的(de)十(shi)(shi)八屆(jie)三中全會關于(yu)深化財(cai)稅體制改(gai)革(ge)(ge)的(de)部(bu)(bu)(bu)署(shu),2014年(nian),國務(wu)院(yuan)印發《關于(yu)改(gai)革(ge)(ge)和(he)完善(shan)中央對地方(fang)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制度的(de)意見(jian)(jian)》(國發〔2014〕71號),對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制度改(gai)革(ge)(ge)作出全面部(bu)(bu)(bu)署(shu)。按(an)照(zhao)文件要求,中央財(cai)政增(zeng)加一般性(xing)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規模和(he)比例,清理(li)整合專(zhuan)項(xiang)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規范專(zhuan)項(xiang)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分(fen)配和(he)使用,加強(qiang)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績效管理(li),推(tui)進(jin)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信息公開,努力提高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管理(li)水平,更好服務(wu)黨和(he)國家發展大(da)(da)局。近年(nian)來,對標對表黨的(de)十(shi)(shi)九(jiu)大(da)(da)及十(shi)(shi)九(jiu)屆(jie)歷次(ci)全會、二十(shi)(shi)大(da)(da)精神,按(an)照(zhao)黨中央、國務(wu)院(yuan)決策部(bu)(bu)(bu)署(shu),認真落實(shi)預算法規定和(he)全國人大(da)(da)審議意見(jian)(jian),縱深推(tui)進(jin)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制度改(gai)革(ge)(ge),進(jin)一步提升轉(zhuan)(zhuan)(zhuan)移(yi)(yi)支(zhi)付(fu)(fu)(fu)(fu)管理(li)效能(neng)。

(一)健全轉移支付制度頂層設計。2016年,國務院印發《關于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的指導意見》(國發〔2016〕49號),從頂層設計的角度提出了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的總體原則。按照文件要求,財政部會同有關方面積極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出臺了基本公共服務、外交、教育、科技等多個領域的改革方案。2019年,經國務院批準,財政部印發改革方案,根據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要求,理順轉移支付的功能定位、邊界分類和管理機制。其中,一般性轉移支付主要用于均衡地區間財力配置,保障地方政府日常運轉和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共同財政事權轉移支付主要用于履行中央承擔共同財政事權的支出責任,增強地方對基本民生和基本公共服務的保障能力;專項轉移支付主要用于辦理特定事項,引導地方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

(二)建立財政資金直達機制。2020年,為應對新冠疫情沖擊,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中央財政創設財政資金直達機制,在保持現行財政體制不變、資金分配權限不變和保障主體責任不變的前提下,建立了“中央切塊、省級細化、備案同意、快速直達”的工作流程,推動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2021年起,常態化實施財政資金直達機制,直達資金范圍由增量資金拓展到存量資金,基本實現了民生補助資金的全覆蓋。鼓勵地方通過自有財力安排的資金同步納入直達管理,放大直達機制效果。從實施情況看,財政直達資金下達速度更快、資金投向更準、資金保障更足、使用監管更嚴,是保障基層“三保”和落實惠企利民政策的重要政策工具,有效促進了管理效能和資金效益的“雙提升”。

(三)建立定期評估機制。根據預算法規定,每年對共同財政事權轉移支付和專項轉移支付進行評估,重點評估項目是否符合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是否與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相銜接,支出政策是否已經到期,政策目標是否已經實現等,根據評估結果調整支出政策和項目安排。對不符合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和法律、行政法規有關規定,已經到期或已經實現政策目標的,原則上予以取消;對政策目標、資金投向、資金管理方式接近的,予以整合。

(四)完善預算管理。嚴格落實預算法和全國人大要求,優化轉移支付預算編制,逐步提高年初預算落實到地區的比例。嚴格執行全國人大批準的預算,嚴控執行中預算調劑,確需追加預算的,按規定履行報批程序。按照一項資金制定一個管理辦法的原則,要求每個轉移支付項目均制定資金管理辦法,明確實施期限、資金用途、分配辦法等,并結合形勢變化及時修訂完善。從嚴控制新設轉移支付項目。嚴格執行“先定辦法,后分資金”的規定,未制定資金管理辦法的,原則上不得下達預算,不得突破資金管理辦法調整分配資金。加強資金分配測算基礎數據管理,統一并規范轉移支付測算分配數據來源,增強分配結果的公平性和準確性。

(五)切實強化績效管理。貫徹落實《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意見》,對共同財政事權轉移支付、專項轉移支付實施績效管理。規范轉移支付績效目標管理,將績效目標與轉移支付預算同步下達,作為地方組織預算執行、開展績效自評的依據。自2022年起組織對部分新增或到期延續轉移支付項目開展事前績效評估,提高支出的科學性、精準性。加強轉移支付重點績效評價,聚焦黨中央、國務院重大決策部署和民生重點領域,每年選取部分轉移支付項目開展財政重點績效評價。強化轉移支付績效評價結果應用,推動將績效評價結果應用于預算安排、政策調整和改進管理,切實提高財政資源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益。

 

三、轉移支付政策效能(neng)不斷提

隨著轉移(yi)(yi)支付(fu)制度不(bu)斷完(wan)善,轉移(yi)(yi)支付(fu)的政策效能持(chi)續釋(shi)放,為推動地區間財力均衡、推進(jin)(jin)基本公共服(fu)務(wu)均等化和保(bao)障國(guo)家重(zhong)大(da)政策落實提供了制度保(bao)障,在促進(jin)(jin)經濟社會(hui)持(chi)續平(ping)穩健康(kang)發(fa)展中的作用(yong)日益顯現。

(一)均衡地區間財力配置,推動區域協調發展。不斷增加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規模,優化轉移支付分配辦法,通過財政困難程度系數等合理調節,促進更多資金流向欠發達地區和財政困難地區。對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和欠發達地區設立專門的轉移支付項目,支持相關地區加快發展。在轉移支付的調節下,地區間財力差距不斷縮小。

(二)加大“三保”支持力度,保障基層財政平穩運行。以2005年起實施的“三獎一補”政策為基礎,不斷健全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機制,引導帶動地方政府下沉財力,合力做好基層“三保”工作。中央財政持續加大資金投入,縣級基本財力保障機制獎補資金由2018年的2462.79億元增加到2023年的4107億元,年均增長10.8%。筑牢兜實基層“三保”底線。地方財政部門也積極采取措施,主動壓實責任,多措并舉增強基層“三保”能力。在各級財政部門共同努力下,基層財力水平持續提高,縣級“三保”支出得到有力保障。

(三)引導加大基本公共服務投入,切實保障和改善民生。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通過完善轉移支付管理機制,激勵引導地方投入更多資源加快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進程,穩步提升基本公共服務供給質量和水平。鞏固完善城鄉統一、重在農村的經費保障機制,支持推進衛生健康體系建設,提高城鄉居民基本醫保人均財政補助標準和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人均財政補助標準,提高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加強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

(四)強化國家重大戰略財力保障,推動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地落實。加大財政投入,支持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2016—2020年每年增加安排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200億元,五年累計安排5305億元。支持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穩步增加中央財政銜接推進鄉村振興補助資金,支持聯農帶農富農產業發展,促進脫貧人口就業和持續增收。支持打好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加強生態文明建設,持續改善生態環境,大氣污染防治資金從2018年的200億元增至2023年的330億元,水污染防治資金從2018年的150億元增至2023年的257億元。圍繞產業鏈供應鏈補短板集中發力,支持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2020年整合設立產業基礎再造和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專項資金,2020—2023年累計安排402.49億元,推動提升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

(五)加強疫情防控經費保障,支持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決定性勝利。新冠疫情發生以來,中央財政加大疫情防控經費保障力度,2023年通過一般性轉移支付安排財力補助資金1700億元、使用2022年權責發生制結轉資金300億元,支持地方做好疫情防控等工作,重點向縣級財政傾斜。支持新冠病毒疫苗接種,各級財政對醫保基金負擔的疫苗及接種費用給予補助。全力保障患者救治等疫情防控必要支出,對符合條件的一線醫務人員和防疫工作者發放臨時性工作補助。安排補助資金支持地方有效處置局部疫情,妥善解決受疫情影響人員的生活困難問題,支持邊境地區穩邊固邊,加強邊境疫情防控。

 

四、進一(yi)步完善財政轉移支付的主要(yao)考慮

完(wan)善(shan)財(cai)政(zheng)轉(zhuan)移(yi)支(zhi)付制(zhi)(zhi)度(du)是(shi)深化(hua)財(cai)稅體制(zhi)(zhi)改革(ge)(ge)的(de)重(zhong)要內(nei)容,是(shi)黨和(he)(he)國家(jia)大政(zheng)方(fang)針落實(shi)的(de)重(zhong)要保障(zhang)(zhang)。按照黨中(zhong)(zhong)央、國務院決策部(bu)署和(he)(he)全(quan)國人大有關要求(qiu),財(cai)政(zheng)部(bu)將會同相關部(bu)門在(zai)(zai)推進中(zhong)(zhong)央與(yu)地方(fang)財(cai)政(zheng)事(shi)權和(he)(he)支(zhi)出責任劃分改革(ge)(ge)、完(wan)善(shan)中(zhong)(zhong)央與(yu)地方(fang)財(cai)政(zheng)收入(ru)劃分的(de)基礎上,認真落實(shi)預(yu)算法要求(qiu),堅持(chi)問題導向,突出改革(ge)(ge)重(zhong)點,進一步(bu)完(wan)善(shan)轉(zhuan)移(yi)支(zhi)付制(zhi)(zhi)度(du),促進轉(zhuan)移(yi)支(zhi)付項目設置更加(jia)(jia)規范、分配方(fang)法更加(jia)(jia)科(ke)學、管(guan)理(li)手段(duan)更加(jia)(jia)有效、法律制(zhi)(zhi)度(du)更加(jia)(jia)健(jian)全(quan),更好(hao)發揮財(cai)政(zheng)在(zai)(zai)國家(jia)治理(li)中(zhong)(zhong)的(de)基礎和(he)(he)重(zhong)要支(zhi)柱作用,為推動(dong)高(gao)質量發展和(he)(he)扎實(shi)推進中(zhong)(zhong)國式現(xian)代化(hua)提(ti)供(gong)堅實(shi)的(de)制(zhi)(zhi)度(du)保障(zhang)(zhang)。

(一)推動完善轉移支付法律制度。推動修改預算法,將共同財政事權轉移支付單獨作為一類管理,將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上升為法律,為深化轉移支付改革提供法律支撐。適時研究制定財政轉移支付條例等配套法規,對轉移支付的功能定位、分類體系、設立程序、分配管理、退出機制等作出全面系統的規定。針對轉移支付管理面臨的突出問題,加強制度建設,強化監督,進一步規范轉移支付預算編制、執行和資金使用、管理等行為。

(二)建立健全轉移支付分類管理機制。根據各類轉移支付的功能和特點,分類施策,精準發力,不斷完善管理措施,提高科學性。一般性轉移支付結合財力狀況穩步增加,并向中西部財力薄弱地區傾斜,完善分配方法,促進地區間財力分布更加均衡。共同財政事權轉移支付根據中央財政支出責任足額安排,探索實行差異化的補助政策,推進地區間基本公共服務水平更加均衡。專項轉移支付根據黨中央、國務院重大決策部署合理安排,資金定向精準使用,強化對地方的引導激勵,并逐步退出市場機制能夠有效調節的領域。

(三)改進轉移支付預算編制。按照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調整優化轉移支付項目設置,更好地體現財政事權改革成果。加強財政資金統籌,清理規范支持同一戰略、同一領域、同一行業的轉移支付,減少交叉重復。完善轉移支付定期評估機制,不斷提高評估質效,促進轉移支付項目有進有出、動態優化。保持合理適度的轉移支付規模,加大支出結構調整力度,加強對重點領域的資金保障,提高對國家重大戰略的支撐能力。細化轉移支付預算編制,提高年初預算落實到地區的比例。

(四)加強轉移支付分配使用和績效管理。優化轉移支付分配辦法,完善支出成本差異、財政困難程度評價方法等工具,探索建立區域間均衡度評估機制及指標體系,合理確定支出標準和支出責任分擔比例。加快轉移支付資金下達進度,嚴格落實預算法規定,除據實結算等特殊項目外,一般性轉移支付在全國人大批準預算后30日內下達、專項轉移支付在90日內下達。優化直達資金管理,合理確定直達資金范圍和規模,提高直達資金使用效率。改進轉移支付績效管理,穩步推進事前績效評估,健全轉移支付績效指標體系,提高轉移支付績效目標質量,加大績效評價結果運用力度,結合政策實施效果和形勢變化,適時調整支出政策,確保將資金用在刀刃上。加快推進預算管理一體化系統應用,健全從源頭到末端的轉移支付管理體系,強化資金全過程、全鏈條、全方位監管。依法落實轉移支付公開要求,提高透明度。

(五)進一步推進省以下轉移支付制度改革。督促指導省級政府落實主體責任,清晰界定省以下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理順省以下政府間收入劃分,完善省以下轉移支付制度。推動省級結合財力可能加大對市縣一般性轉移支付力度,促進省內財力均衡。根據基本公共服務保障標準、支出責任分擔比例、常住人口規模等,結合政策需要和財力可能等,足額安排共同財政事權轉移支付,確保共同財政事權履行到位。規范專項轉移支付管理,根據政策目標合理安排省以下專項轉移支付項目。

委(wei)員長(chang)、各位副委(wei)員長(chang)、秘書長(chang)、各位委(wei)員:

長(chang)期(qi)以來,全國人(ren)大(da)對推進(jin)財政(zheng)轉(zhuan)移(yi)支付(fu)(fu)制度(du)改(gai)革(ge)給予了(le)大(da)力(li)支持(chi)和悉(xi)心(xin)指導,提出了(le)許(xu)多寶貴的(de)(de)意見(jian)建(jian)議。我們將堅持(chi)以習(xi)近平(ping)新時代(dai)中國特色(se)社會主義(yi)思(si)想(xiang)為(wei)指導,全面貫(guan)徹落實黨的(de)(de)二(er)十(shi)大(da)精神,以深(shen)入開展學習(xi)貫(guan)徹習(xi)近平(ping)新時代(dai)中國特色(se)社會主義(yi)思(si)想(xiang)主題教育為(wei)契(qi)機,深(shen)刻領悟“兩個(ge)確立(li)”的(de)(de)決定性意義(yi),增強“四個(ge)意識(shi)”、堅定“四個(ge)自信”、做到“兩個(ge)維護”,按照全國人(ren)大(da)常委會的(de)(de)審(shen)議意見(jian),以“抓鐵留痕”的(de)(de)工(gong)作(zuo)(zuo)作(zuo)(zuo)風和“時時放心(xin)不下(xia)”的(de)(de)責任感(gan),持(chi)續深(shen)化轉(zhuan)移(yi)支付(fu)(fu)制度(du)改(gai)革(ge),不斷提升轉(zhuan)移(yi)支付(fu)(fu)管理實效,推動轉(zhuan)移(yi)支付(fu)(fu)管理工(gong)作(zuo)(zuo)再(zai)上新臺階,為(wei)經濟社會持(chi)續健康發展提供有力(li)支撐。